- 北京赛车微信群:站长推荐微信▓▓σσ同步【接待7896855】9.9赔率信誉网(大额无忧,安全放心)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微小说 >

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观察:“新文学”与“青年品格”

时间:2018-10-03 20:38 点击:
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观察:“新文学”与“青年品格”---从《翅鬼》到《飞行家》,不到10年的时间里,双雪涛用5部作品展示出自己持续的创造力。”双雪涛、张怡微

  从《翅鬼》到《飞行家》,不到10年的时间里,双雪涛用5部作品展示出自己持续的创造力。写作对于双雪涛而言是一件自然发生的事情,“作家观察生活也是为了生活,顺便写作,这样比较自然。”东北雪原、天赋异禀却命运不济的人、潦草困顿的生活和若隐若现的凶杀事件,东北作为一种素材,在双雪涛的作品中散发出独特魅力。正常生活然后正常写作,这份朴素成全了他的创作。双雪涛在自我培养与自我审视之间不断进行折返,他说:“得到的东西多了要自省。”

  如今提及张怡微,人们已经不再往她的名字前加上任何青春期意味的标签。当一个人用最职业的态度来审视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时,任何抓人眼球的标签都是不负责任的。《细民盛宴》《樱桃青衣》等作品的出版,已经让张怡微的写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常态。张怡微出生在上海的工人新村,这些工人新村是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的“零余者”,在市井中生存,热闹、零碎,也成就了张怡微小说复杂的温度。她说:“我也一直在思考多面向的上海。”

  已出版《名提》《三叉戟》等十余部小说的吕铮,主业是一名警察。作家和警察这两种身份互作追问,柔与刚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完美糅合。“抓差办案”给了吕铮大量的写作素材,而这些素材也直接叩击着他对生活与人情的理解。“谎言到底分不分善恶,有没有所谓的善意谎言”,“我们一生为之懊悔的原罪,是不是需要去偿还”,“作为执法者的警察,到底是机器还是人”等问题在吕铮笔下呈现为鲜活的人物形象,因为这种丰富与厚重,他的作品被多次改编成影视作品。他说:“创作每一部长篇的前提就是找到一个要去追问和回答的问题。”

  来自武汉的唐诗云是近年来逐渐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作为一名记者,她曾在采访文学大家的过程中被多次触动,如今她在自己的创作中,不断尝试去厘清一些文学母题。“文学就是把自己不一样的感受传递给别人的过程,一种输送。”敏感、随性,她在小说中自如地摸索活着的密码。她说:“文学,让我学会原谅生活。”

  来自浙江的汪芦川是此次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中年龄最小的一位,正在读高三的汪芦川在良好的文学氛围里成长,已经写作并发表了许多散文。虽然年纪轻,但她对写作的思考一直在进行着,被问及写作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时,她说:“在文字里留存过去的我的全部供未来翻阅。”

  双雪涛、张怡微、吕铮、唐诗云、汪芦川,这些名字列在一起就给人一种属于青年人的生机与创造力。文学新面孔的出现必然意味着新的文学样式与内核的出现成为可能。

  被问及如何理解文学的“新”时,双雪涛说到,“新的真正含义不是新来的,而是有不一样的东西,或者说,新本身就是一种激进的意思,如果是青年但是方法和思维还是老一套,那意义不大,我们的传统里有不少好的东西,但是新的生活要求人有新的体会,这里面一方面是艺术层面的事情,一方面是胆色方面的事情。”吕铮谈到:“‘新’就是‘推陈出新’。在小说创作中,我让自己有些洁癖,珍惜羽毛,不去跟风写作。一是源于我的职业,警察工作严谨,做事总要经过冷静的判断,不会盲目跟从;二是源于我的写作状态,我现在还是在起步或者进步的过程中,这不是谦虚和低调,而是确实如此。我在发表完12本长篇小说之后才真的觉得,自己开始懂得什么是小说了。所以我努力让每一部新小说都与过去不同,不去重复做‘套娃’工程。”张怡微认为,“文学和青年本来就是很近的。五四文学、伤痕文学、先锋文学很多都是青年文学。青年有参与世界和反思的热情。”

  如何理解与创造不同于过去的文艺作品是时代赋予每一代青年人的职责,也是在这个人生阶段的一种助益性思考。如何理解“新”与如何创造出具有新气象的文学作品,这种持续不断地自我叩问会让青年作家们在创作道路上走得更远并且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对于何为青年品格,这几位作家也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唐诗云说到,“对于创新和尝试来说,具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才愿意更多尝试冒险。这也是一种青年品格。我尊重那些在文学道路上一直创新的前辈,虽然从自然年龄上来说他们不算青年了,但是,在文学意义上,还是我们的青年同行者。我自己在开始写作的最初,曾经也以为成熟和不再稚嫩是我进步的最大意义。现在才发觉,这是一种向后的进步。创新才是文学永恒存在的真谛。”汪芦川回答说,“青年就是在新时代用新视角审视世界,并用文学表达新观点的人。”吕铮说到,“青年品格”就是永远保持成长的态势与进步的空间。在谈到独特审美、成熟人格与写作的关系时,双雪涛说到:“独到的审美是必要的,这个涉及对世界和对文学的认识。成熟的人格可能略微模糊一点,因为世界上最成熟的人格可能是最无聊的人,所以人格还是要有趣一些,当然最好也通世事。”

  吕铮有着广泛的兴趣爱好,在工作与小说创作之余,他还进行词曲创作、旅行、观影。他说,一个有意思的人才能写出有意思的小说,小说呈现出的是作家生活中的冰山一角。“我觉得热爱写作,会使人变得年轻,永远有求知欲,永远有一颗童心。”

+1

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观察:“新文学”与“青年品格”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