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赛车微信群:站长推荐微信▓▓σσ同步【接待7896855】9.9赔率信誉网(大额无忧,安全放心)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张燕玲:散文创作中的仫佬三杰

时间:2018-10-02 22:51 点击:
广西文化网|广西传统文化|广西茶礼文化|广西政法文化|广西校园文化|广西民族文化|广西舌尖文化|广西家风文化|广西乡村文化|广西旅游文化|广西车友文化|广西品牌

对1990年代以来的“散文时代”,文坛学界颇有争议。诚如陈剑晖教授所言“作家散文观念的现代化,散文艺术形式的多样化,散文表达上的自由化”是这个时代散文繁荣的标志之一,确是中肯的论述。这个认知,在我近日对仫佬族散文群体如包玉堂和包晓泉父子、银锋和银建军父子、潘琦、何述强、罗日泽、罗金城等人的作品的阅读中,再次得到印证。而其中潘琦、包晓泉、何述强的创作,不仅成为仫佬族文学和广西散文最出色的代表之一,而且体现了中国当下散文创作三种文风的三种文脉,体现了散文文无定法、题材无所不包、笔法自由的文体特征,体现了散文无论笔触伸向何方,写作都必须复归鲜活的生活实感和人的性灵,都必须与心灵与现实相对应,并充满着普世关怀和人文情怀的散文精神。他们正以这样的散文创作,以仫佬人的赤子之心,倾诉赤子之衷肠,这种倾诉都不同程度地抒发了他们各自的生活实感和性灵,并表现着各自的文体自觉,颇见心智和个性,成为中国民族文学的散文三杰。

  潘琦的诗化散文。九卷本的《潘琦文集》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和文论创作,以散文影响为最,《琴心集》曾获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与许多始于1970年代创作的散文作家相似,潘琦散文早期大多秉承杨朔提出的以“诗”的方式从事散文创作这一文脉,无论山水风貌、社会习俗、个人抒情述志,常以一事一议,咏物抒情,结尾升华,文以载道;文笔热烈开阔,铺陈如泼墨般浓酽。

20世纪末以来,潘琦散文开始打破“物—情—理”的惯性写作,对现实与历史在保持热诚关照的同时,更多地叙谈人生某一刻骨感受,文笔朴素而富有才情,颇领宋朝散文平易流畅、重于议论抒情的文风。如《难忘侗乡情》《怀念张老师》,在鲜活的生活实感中,长于写人性之美;《解读黄姚古镇》《谢鲁山庄写意》《西林园赋》等,在他遍写广西名山秀水的篇章中,因透切着作者独特的人文的解读,而有物有智有情有诗,尤其后者辞章工整、文采飞扬;最令人动心的是他念怀亲友的篇章,如《母亲的生命》《怀念父亲》,以白描细节,真切描述一处处人性的柔软、温暖以及粗疏,贫困的父母为抽烟喝酒吵得心痛,作者在父母平凡、良善而辛苦的人生中,发现和体验到生命的宽度和深度,发现了自己的个性乃至愧疚“既然阻拦不了,为何不买点好烟给他抽,买点好酒给他喝呢?”质朴瓷实,那种穿透骨子血脉的痛彻,只有深切的父子情母子情缘才能抵达,而且在这里不单纯是一种亲情,而是作者所描述的独特体验及其缝隙之中所透出的普遍性——我们总是面对现实无能为力时才痛悔愧疚。令人心动之时,同样牵动读者怀想各自父母及其愧疚:我又欠了父母什么呢?我们感受到作者火一般燃烧的赤子之情,感受到文章抒情因叙述而充实,叙述也因抒情而深切,这是一首抒写人间至情的诗。

  包晓泉的性灵散文。与潘琦泼墨的文风相形,包晓泉惜墨的创作吸纳着明清小品的精气,多少神领了周作人、梁实秋、林语堂和木心的以个性为核心的现代品格。他在获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的《青色风铃》序中说:“散文,是在生命的绿地上耸立起来的美丽建筑,充满灵性和思想,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敷衍和亵渎”,因此,包晓泉的写作呈现着生命的本真、性灵的本色,是一种快乐的写作。快乐时写,不想写就止笔。因而,他的作品不多,却大多发在大刊上,且篇篇率性有心。行祭、情祭、心祭、魂祭,都源于他的爱心,爱智爱美爱人爱自由,并以此为叙事态度,他把往事、亲友、童年、故土、民族全身心赋予爱的目光,使它们散发清纯与意蕴融合的诗性,因而有智有情有趣,颇具名士风范。

当然,他也有仫佬人的血性和精神,在《自己的天空》《仫佬族,原始的日记》里舒缓拉开的是本民族原生态的生活幕布,他不仅演绎仫佬族神性的创世纪古歌、世代传承的古风、生活方式,还以美的笔触探入博大精深的仫佬族的文化生存,一一展现了全球化下依然鲜活、独具魅力的仫佬古老的文化传统。是的,原生态的文化就像深藏的地下水,滋养着一方水土一方人,这种集体无意识的潜移默化犹如遗传基因一样,塑造了养育了中华各民族民众的独特气质。那礼仪之醇、民风之厚,在包晓泉笔下更是千般风情万般魅力。新生代作家包晓泉还秉承了他的父亲诗人包玉堂对文字的敏感,对汉语诗性的钟情近于苛严,因而他写作讲究义理辞章、破承起落、精妙韵律,文字干净省俭,元气淋漓,颇具诗性。这种诗性因描述而丰实,描述因诗性而灵动。甚而他的新著南宁文化书丛《山水沉香》,文字也汪曾祺般简约干净,宛如水一样脉动。

  以重墨精心写作的青年作家何述强,以他的智性散文成为了仫佬族70后作家的代表。他笔力透纸,自由酣畅,文字圆润简洁,有一丝先秦的恣肆,又有一分唐文的纵横,还立着一种鲁迅的直面传统。无论感时写物会人,直面一切,追问一切,尤其追问自我,在人与事与物中寄予爱和温情,在现实与历史的忧患中抒写心灵的疼痛、困惑和质疑。这位苦吟诗人,在生活中修身,在读书中养文,在写作中成性。

他每年都有数篇散文入选国内各种选本,每文都重意象有象征,《细雨和记忆中的黄栀子》的黄栀子、《江流无声》的飞蛾、《青砖物语》的青砖、《石龟行走在记忆的洪荒旷野中》的石龟、《夜访铁城》的铁城、《白鸟》的白鸟等等,睹物究事,究事思人,思人问心。《细雨和记忆中的黄栀子》在雨夜读一位女作家的作品,从向往黎明的起名到照片的明眸,引发了同代作者关于生及其混乱时代的痛切追问,黄栀子不仅挽救了作者婴儿时的双眼,也明亮了一位文学同道的心灵。这种对历史创痛的关注和对遗忘的拒绝,在追问一切中立人立心,始终贯穿着何述强的写作,这份颇具普世关怀的叙述因思想而温暖,思想因叙述而透切,那些富有质感的文字像木一样清正。此外,以物入文,事事入文,作者是希望找到一种没有形式的形式,摸索到自我心灵的密码,构造一种自己的贴近心灵的松散的新形式。在呼唤散文文体创新的今天,何述强的探索有一定的文体价值。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